AG贵宾会

頂部_AG贵宾会

AG贵宾会

“寶馬”被追尾引起的交通事故誰負責?

來源:北京市AG贵宾会律師事務所 作者:北京市AG贵宾会律師事務所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对于交通事故的理解是车辆与人或车辆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但是如果不是由车引起的交通事故,而是由“寶馬”被追尾引起的交通事故誰負責?

  一、什麽是交通事故?

  “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人身傷亡或者財産損失的事件。交通事故不僅是由不特定的人員違反交通管理法規造成的;也可以是由于地震、台風、山洪、雷擊等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造成。

  按照我國相關法律的規定,道路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的行駛途中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産損失的事件。構成交通事故應當具備下列要素:

  (1)必須是車輛造成的。車輛包括機動車和非機動車,沒有車輛就不能構成交通事故,例如行人與行人在行進中發生碰撞的就不構成交通事故;

  (2)是在道路上發生的。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雖在單位管轄範圍但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包括廣場、公共停車場等用于公衆通行的場所;

  (3)在運動中發生。是指車輛在行駛或停放過程中發生的事件,若車輛處于完全停止狀態,行人主動去碰撞車輛或乘車人上下車的過程中發生的擠、摔、傷亡的事故,則不屬于交通事故;

  (4)有事態發生。是指有碰撞、碾壓、刮擦、翻車、墜車、爆炸、失火等其中的一種現象發生;

  (5)造成事態的原因是人爲的。是指發生事態是由于事故當事者(肇事者)的過錯或者意外行爲所致。如果是由于人無法抗拒的各種自然災害造成,均不屬于交通事故;

  (6)必須有損害後果的發生。損害後果僅指直接的損害後果,且是物質損失,包括人身傷亡和財産損失;

  (7)當事人心理狀態是過失或有其他意外因素。若當事人心理狀態處于故意,則不屬于交通事故。

  二、結合案例:老人“寶馬”被追尾

  2015年5月1日晚七點多,浙江衢州市郊的一條省道上發生了一起特殊的交通事故,涉事雙方是一輛三輪摩托車和一匹馬。事故共造成四人受傷,分別是騎馬老人吳士新、摩托車駕駛員周銀福和坐在摩托車後排車鬥裏他的妻女。騎馬老人當場昏迷,醒來後回憶說當時天黑,不知爲何馬突然站起來,將其摔下馬背。摩托車駕駛員周銀福說當晚路上車不多,突然看到前方不遠處隱約有馬晃動時,他下意識往左打方向想從左側超越,沒想到馬也跟著往左,接著他往右打方向,馬又跟著往右。

  眼見就要撞上了,周銀福立即踩下了刹車,但還是沒能避免事故的發生。他的三輪摩托車撞到了馬腿上,最終人仰馬翻。三輪摩托車翻倒在地,周銀福受了點皮外傷,其女臉部受傷,其妻鄭雪妹受傷最重,斷了五根肋骨,被評定爲十級傷殘。

  三、案例分析

  1、馬匹能否上省道

  關于這起事故,第一次碰上交通事故的摩托車司機周銀福很郁悶,他覺得省級公路上不能騎馬,都是騎馬人的錯。對于司機的說法,騎馬老人表示不同意,覺得自己很委屈,因爲自己不僅失去了心愛的馬,也失去了日常交通工具。他認爲,既然汽車、摩托車、自行車這些交通工具都能上路行駛,馬作爲交通工具的一種當然也能上路。

  2、事故責任難認定

  關于騎馬能否上路,雙方爭執不下。交警部門的解釋是:沒有設置禁止騎馬通行標志的道路是允許馬通行的。不過出于安全考慮,交警部門並不提倡騎馬上路。

  隨後,摩托車司機指責老人沒有遵守交通法規,因爲案發當時馬跑在機動車道。而老人卻說自己當時是在非機動車道上騎馬的。

  由于事發地附近沒有監控設備,現場也沒有留下相應的證據來證明雙方的觀點,交警無法認定事故責任,只出具了一份交通事故證明。其中證實了包括司機周銀福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駕車從馬匹右側超越和三輪摩托車機械性能不符合安全技術標准在內的5個事實。

  3、一紙訴狀上法院

  雖然交警沒有給出明確的說法,但是這起事故中受傷最重的摩托車司機的妻子鄭雪妹還是于2016年8月12日將騎馬人告上了法院,要求其賠償醫療費、誤工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費用共計7.4萬余元。

  法官分析後認爲雙方均存在錯誤,而周銀福沒有盡到注意義務,從馬匹的右側超越,對事故應付主要責任。

  另外,吳士新老人夜晚騎馬上路非常危險,也沒有盡到注意義務。最終,雙方達成了調解協議,由吳士新老人賠償鄭雪妹1.7萬元。

  4、保險公司願賠償

  賠錢後,老人的心裏很是憋屈。他了解到周銀福的三輪摩托車上了交強險,于是將保險公司告上了法院,要求在交強險賠償範圍內賠償他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經濟損失3.6萬元。保險公司認可了法院對事故的分析,同意賠償老人3.6萬元。

  四、AG贵宾会律師答疑:

  1、一輛三輪摩托車撞了一匹馬,這種事故在我們的交通法規中是否有所規範呢?

  以前爲了解決農業問題,在《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上,專門把以牲畜爲驅動力的車納入非機動車管理範圍。這起案件中,馬跟畜力車有區別,它不帶車,是純粹的一個人。關于騎馬上路的問題,當年立法條文裏沒有這一部分的內容。從路的技術標准上看,是不設定它的路權的;但是從法規管制上看,這一問題是盲點。

  2、您覺得有必要彌補一下嗎?

  我覺得應該從兩個層面上去解決這一問題。第一,現有情況下,可以考慮完善道路交通的標志和標線,樹立一些禁止騎行大型飼養動物上路的標志。然而徹底解決問題,還是得回到立法上,呼籲我們的立法機關應該盡快地把這一部分內容填補進去。

  3、這起事故交警部門只出具了一份事故證明,沒有做出明確的責任認定,那麽吳士新老人能否從保險公司獲得賠償呢?

  雖說交警沒有給出事故的責任認定,但是顯然雙方都是有一些過錯的。三輪摩托車是機動車,機動車要參加強制保險。強制保險在解決事故賠付中承擔重要的社會功能,所以保險公司有賠償義務。不應該以事故的過錯大小作爲他賠付的依據,出了事故以後應該先去解決受害人賠付。

底部_AG贵宾会

AG贵宾会

联系电话:400-996-3300     北京市AG贵宾会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 京ICP备13018079号

總部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39號建外soho東區B座0703